“减”靠良术 “降”出健康——记者深入院所减重代谢中心采访纪实
 

     编者按:肥胖及其相关的代谢综合征已成为全球性流行病,特别是糖尿病,我国的发病率已经高达9.7%,居世界首位。肥胖不仅影响美观,还容易引起糖尿病、高血压、高血脂、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、骨关节炎等疾病,而这些疾病会造成患者伤残和死亡。院所胃肠外科在十五年腹腔镜微创胃肠手术的基础上,于2010年3月联合高血压内分泌科成立了减重代谢中心,在重庆地区率先开展了手术治疗糖尿病与肥胖症,累计完成全腹腔镜微创减重与代谢手术130余例,总体有效率100%,治疗水平及效果已获得国际认可,是全国开展该手术的著名团队之一。
     
减重一直是全民热议的话题,对于一般人而言,“管住嘴、迈开腿”是应对策略。但对于那些体重指数(BMI)超过30的人,想单纯靠此法瘦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在这种情况下,减重手术便应运而生。相较于不接受手术者,减重手术能降低肥胖人群患Ⅱ型糖尿病风险83%,降低患者死亡风险89%,总体手术并发症发生率低于1.5%,越来越得到业界与患者的认可。
      早在21世纪初,时任胃肠外科副主任的童卫东就对减重代谢手术耳熟能详了,“肥胖患者越来越多,并且很多都存在代谢问题,减重代谢手术是大有可为的。”尤其2008年至2009年他在国外进修期间,目睹了减重代谢手术给患者带来的重生般巨变,更坚定了他开展推广此项技术的决心。
      学成回国伊始,童卫东便将成立减重代谢中心当成重头工作,全科上下积极筹备,干劲满满。而这一举动,与高血压内分泌科祝之明主任的构想不谋而合。强强联手,同心合力,这项工作推进得十分顺利。2010年3月,减重代谢中心正式成立,打响了重庆地区减重代谢手术的“第一炮”。

规范细节聚实力
      起好步,开好局,这是成事的关键。童主任清晰记得,在科室进行前两例减重代谢手术时,时任科室主任的刘宝华特邀国内最早开展减重代谢手术、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专家前来主刀,而刘宝华和童卫东则谦逊地站在一旁,认真观摩着手术的全过程,生怕遗落一个细节,“减重代谢手术在胃肠外科属于偏大的手术,其风险性也不小,稍有不慎可能引发医疗事故,那样的话,哪个患者还敢来做手术呢?”童主任如是说。
      除此,胃肠外科还加大了宣教力度,并与国内外其他减重中心合作定期进行手术示范交流,潜移默化中,科室的羽翼渐丰,其手术实力逐渐跃入国内一流之列。
      成功绝非偶然,口碑不靠运气。之所以能将减重代谢中心运作得风生水起,胃肠外科靠的是实力,而实力的铸就离不开团队对手术每个环节尽善尽美的追求。
      “减重代谢手术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,这前后都有规范标准的流程。”童主任介绍,科室对有意愿进行手术的患者首先进行简单测评与沟通,如果患者决定做手术,科室会安排其住院,做一个包括内分泌状况、甲状腺功能、体内脂肪分布、胰岛功能等全面评估,排除不利手术的各种因素,然后与患者进行充分沟通,制定最佳手术方案。
      在整个过程中,胃肠外科会与高内科、麻醉科、消化内科、睡眠心理科、营养科等多学科密切协作,确保就医的每名患者都能成功手术,满意出院,重获新生。

主打“代谢”有特色
      一胖百病生。糖尿病通常与肥胖并存,肥胖患者中患有糖尿病的人数占41.5%,如何能让这部分人在减重的同时把血糖降下来,改善他们的代谢功能,让他们和常人一样享受健康生活。这是院所减重代谢中心主要攻关的课题。
      “现在国内的减重中心多数只做减重项目,同时兼顾代谢治疗的只有几家,而恰恰最有价值的是代谢手术。”童主任说,减重代谢中心成立7年以来,一直与高内科密切合作,所做的手术80%都与代谢有关,让逾百人不再谈“糖”色变。
      家住大坪的李梅(化名)和儿子张海(化名)双双患上了Ⅱ型糖尿病,除了生理上的病痛,最头疼的莫过于“望饭兴叹”——尽量减少聚餐的次数,每次吃饭要严格控糖,青菜成了绝对主食,对很多美食只能忍痛说“不”。“一想到后半辈子这样过,我感到十分绝望。”李梅坦言。
      即使这样,李梅的病情还是不断加重了——血糖居高不下,时常失眠,眼睛干涩肿胀,整个人脾气变得烦躁易怒。
      去年7月,李梅来院所开药时,听到高内科陈静教授提到了“手术治疗糖尿病”这个新概念,这让李梅雀跃不已。
      “减重代谢手术方式之一是胃转流手术,它的独特之处在于改变了食物的生理流向,使食物不再经过十二指肠,使十二指肠的K细胞无法分泌胰岛素抵抗因子,达到降血糖和增值胰岛细胞的作用,从而治好糖尿病。”童主任详细地介绍道。
      听完童卫东主任的讲解后,李梅认为这个手术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,迫不及待地想做。7月13日,李梅和儿子同时住进了院所,8月7日,童主任在先后为他俩成功实施了胃转流手术。“这对广大糖尿病患者来说,绝对是一个福音。”李梅说。

终身随访成制度
      童主任告诉记者,有的患者期望手术后可以“放飞自我”了,这是错误的。因为减重手术完成并不是肥胖治疗的结束,术后的饮食调养、合理运动以及健康生活习惯的养成对疗效的长期稳定更为关键。为此,中心还对患者实行终身随访制度,对减重手术后的患者规范性回访和指导,术后第一年随访三至五次,以后每年一次,以便准确掌握患者术后的健康状况。
      从256斤到现在的125斤,王佩(化名)不仅有了匀称的体型,更有了一个宝贝女儿lucky,望着婴儿床上酣睡的lucky,她脸上满是幸福和甜蜜。
      四年前,她高血脂、肝指数偏高,更被诊断出“多囊性卵巢囊肿”,无法怀孕,她有一种“瞬间跌入悬崖”的绝望。她尝试了节食、运动、按摩、针灸等多种手段减重,均未能成功。“这是因为你体内过多的脂肪影响了性荷尔蒙的分泌,改变卵巢的排卵功能,导致月经混乱而不孕。”童主任告诉她症结所在。
      王佩入院后,胃肠外科高度重视,童主任亲自主持了术前检查、术前讨论、术前评估,并邀请多学科会诊。最后确定了手术方式为腹腔镜下袖状胃切除术——目前最先进、最微创、效果最好、恢复最快的减肥手术方式。2014年11月,童主任对王佩成功实施了腹腔镜下袖状胃切除术,“我们已经把你胃大弯侧切割下来,只保留下小弯侧,你现在胃容量大大缩小了,这样你很容易产生饱腹感而减少进食,进而达到减重的目的。”
      此后的随访中,王佩的身体状况让童主任十分欣慰:术后1个月减重40斤,3个月减重60斤,6个月减重85斤,术后第二年,体重维持在135斤左右。2016年9月,王佩受孕成功,今年6月,她顺利诞下一个女婴,取名“lucky”,“因为有你,我的人生更加圆满。”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。
      七年磨一剑,一朝扬美名。在采访接近尾声时,童主任告诉记者,该中心总结7年减重代谢手术疗效的论文已被本领域权威SCI杂志《Obesity surgery》接收,这对方兴未艾的减重代谢产业无疑是件大喜事,令人欢欣鼓舞。谈及中心下一步发展,童主任踌躇满志,“我们力争将减重手术做成我们的‘拳头产品’,使微创胃肠、结直肠肿瘤、便秘特色外科均衡发展,成为拉动科室的三驾马车。”


 

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& 野战外科研究所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9 Daping Hospital, Research Institute of Surgery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大坪长江支路10号  邮编:400042  总机:023-68811229
渝ICP备06004899号